1

能查出腐败,说明这是管理优秀的公司

秦朔:如果让你给商学院的学生去讲京东的管理思想和管理模式, 你觉得1.0阶段的时候,它的要素可能是你刚才讲的体验、成本、效率、大家庭的文化、奋斗的精神。那到了2.0 阶段的时候,你的管理思想是什么样的一些内涵呢?


刘强东:我倒觉得1.0阶段的时候强调的是全员销售,整个都是销售型组织。


秦朔:销售导向的。


刘强东:对,就是几乎全员都是参与销售的,整个公司就是销售部门,就是销售部,业务部。到了2.0阶段的时候,强调是一个系统流程,到了2.0阶段才真正是完全意义上的现代化企业。管理上的3.0版本,我们是从去年开始提的,强调的是要授权。


秦朔:要授权。


刘强东:对,要授权。你的创新,你所有没有授权的,都是得不到保证的,特别像这么大一个机构情况下。但是我刚才说了中国社会环境很特殊,授权带来了很多的风险,比如说贪污腐败,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秦朔:对,最近我们发现了很多互联网公司,包括百度等,都加大了打击内部腐败的力度。


刘强东:是,我们大概两周之前,公布了自己内部的腐败案件,公布之后公司股价跌了很多,我们的IR受到很大的压力,给我们写了好几封邮件,说全球的投资人都恐慌了。


为什么?在美国这样的国家里, 如果发现公司有10名员工贪污,那企业的高管就会被开除,甚至被公安机关抓到牢里去,因为这说明这个公司的管理已经烂到家了,这个公司的股票价格应该为0才对。


但是在中国作为大的公司,如果能查出内部的腐败,说明这是管理优秀的公司,而这一点老外他是理解不了的。这都是中国的特殊国情,所以如何来充分地授权,授权是一种信任,当然在授权之后,在中国这种情况下,还要设法去打击腐败,两者之间要存在一种平衡。



2

如果不考勤,绝大部分中国企业不到三年就会倒闭


秦朔:以前人们常说中国是世界工厂,但我们在公司参观的时候, 感觉这里就是世界办公室,有很多很多的年轻人在一个信息化的平台上共事。随着信息化的发展,那你管理一个大规模的公司是不是会相对容易一些,还是说我们通常学到的那些商业管理的知识,其实都还没有办法逾越?


刘强东:我觉得考勤管理系统肯定是很好的工具和手段,特别是很好的技术手段,但是再先进的考勤系统,如果没有了良好的企业文化做基础的话,那么最终会发现这个系统会是千疮百孔的,会有无数漏洞。


比如很多人说谷歌美国公司的员工不打卡,人们自己决定上下班时间,但是说句实在话在中国,如果你要实行上下班不打卡,我可以告诉你绝大部分企业不到三年就会倒闭,因为在中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咱们整个工作人员的自我约束能力还不可能达到那样的层次。


秦朔:自驱动、自约束还有待提升。


刘强东:对。咱们中国员工的自律性,老实说目前整体上其实很难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差很多呢,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只有推出适合整个中国现代国情的考勤管理系统考勤管理模式。



3

管理艺术其实就是平衡的艺术


秦朔:在你探索这个模式的过程中,我记得好像有一个阶段,大家说你是非常事必躬亲的,但是中间又有人说你喜欢学英语,要经常到国外去,而且甚至离开过公司很长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你就不紧张吗?


刘强东:我觉得管理其实就是做一种平衡,所谓的管理艺术其实就是平衡的艺术,授权和腐败,信任和监督,永远都是在两个方向之间,你如何保持一个最佳平衡点,而且这个最佳平衡点跟随你的业务规模、组织规模也在不断地变化,这个点也是在不断地偏移的。


比如说前十几年我们做物流投资的时候,公司没有这种技术,没有这种底子,也没有这种基因,大部分同事不懂,都要靠大家共同学习,共同努力。所以我要扎到底,细到一个胶条怎么设计,一个托盘怎么设计,一个打包位怎么设计,因为其实没人懂。中国没人做过这个东西。


秦朔:大学教材里也找不着。


刘强东:对,中国物流虽然发展了几十年,但过去的物流体系都是2B的,到门店的,或者是搞批发的物流体系,2C的物流体系没有,从来没人做过,一片空白。我们只有靠自己来琢磨,作为一个创始人,你必须一竿子扎到底,要亲自参与到每一个细节设计。


当然到了2012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连续5年,从2007年投入一直扎在物流,导致团队依赖性非常强,凡事自己不动脑子,什么都来问我,老刘这该怎么办,老刘那该怎么办,我说现在公司大了,我管不了这么多了,我相信你完全能够把它管下来,你决定吧。


但是5年了,人的惯性形成了,无论你怎么跟他说,明天他还是会来问你,这个事该怎么弄,那个事该怎么弄,我就出国,在国外待了8个月没回来。


秦朔:电子邮件有很多请示吗?


刘强东:邮件的话,我不回复,如果问我,我说这在你的授权范围内,我走之前我们VP最高签字可以达到一个亿,就是一次进货不超过一个亿就不需要我批,他批了财务就要给钱,他有权力批,他如果不到一个亿来问我,我不回复。


超过一个亿,那我回复批准或者不批准。比如说非经营性支出,比如说出去吃一顿饭,差旅费这种,不到500万的非经营性支出,一次性不超过500万的,他自己签字就可以,不到500万如果来问我,我也拒绝回答,逼着他,过几天你发现他自己还是做了。


然后有了这8个月时间,慢慢地团队已经养成了独立自主的习惯。比如说从我在国外待到第5个月起,3个月中我没有接到一个请示电话。


秦朔:当时那你是不是有点失落啊?


刘强东:没有!每周我都会收到周报告,周报告我还会看到每个同事、每个部门在做什么,而且我发现周报刚开始都写得类似请示或汇报。等五六个月之后,你发现同事给你写的大部分都是思考,自己提出来的问题,自己在解决问题他说我现在面临了什么困惑,然后他自己邮件写了我怎么解决问题,我觉得良好的授权文化,应该是深入人心的,我觉得够深化了我才回来。


秦朔:这样听下来,其实京东原来给人的印象是刘强东的京东,但现在感觉还是有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发动机,他们也一直在驱动这个京东。


刘强东:如果真是只刘强东一个人管理京东的话,我告诉你,永远不会超过一万个人,一个人就算是天才,也管不了一万个人。



附:刘强东牛津大学演讲



(刘强东和牛津大学同学合影)

很荣幸能够来到这所有着将近一千年历史的伟大学府,见到这么多同学,之前没有跟任何同学深入沟通过,不知道大家想听什么,主办方说现在很多在校学生多多少少还是充满着迷茫,大家都想让自己成功,都知道自己的A点在哪儿,B点在哪儿,但是不知道怎么到达,希望让我讲讲大学时期的经历,以及创业后几个重要的关键节点是如何做出选择的。


我1992年考上中国人民大学,当时从宿迁,中国江苏北部的一个乡村去上学。大家知道在那个年代不可能像今天一样能够在牛津这么好的环境里学习,不仅风景美丽,有文化、有历史,而且各项条件也非常好。那时候中国非常穷,穷到什么程度?


当年我上人大的时候,我们家所有的亲戚、朋友,还有全村的村民,大家两分钱、五分钱,最多是给一块钱,集资了500块钱。全体村民把所有的鸡蛋都拿出来送给我,76个鸡蛋,就背着它去了北京,那是我第一次到北京。所以到了学校之后,对于我来讲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生存,因为我也知道家里面,还有村里面再也不可能给我一分钱了,只有500块钱、76个鸡蛋,从此就要靠自己。


在那个年代,北京打工是很难的,几乎很难找到打工的活。但是我没办法,所以就跟很多同学一样去做家教,去学校食堂门口刷广告,第一年相对来讲虽然很辛苦,但是基本上能够生存,努力学英语,因为在那个年代我知道,上了人大之后,不能只靠学自己的专业社会学,我一定要多学东西。


1993年下半年,我决定学计算机,因为在1993年的时候,人民大学根本就没有什么电脑,那时候计算机在中国是非常高科技的,买一台计算机都要弄一个机房,要恒温恒湿,要铺地毯的。所以我就买了很多书开始自学编程,学完编程,大三的时候去中关村去给人装电脑,发现装电脑赚钱还是很多的,所以装了一年电脑,当时学习也很好,各方面都分数很高。


到大三的时候,我在想因为虽然打工赚很多钱,但只装电脑,这不是一个事业,只是可以赚钱。在那个年代,经过详细的分析,我觉得中国有十几亿人口,民以食为天,吃一定会成为未来20年整个中国不断上升的一个行业,所以我说开一个餐厅,希望有一天能够在中国开一万家餐厅,像麦当劳、肯德基。然后就把打工几年赚到的钱,背着一大书包现金,那时候我没有银行卡,没有在线支付,背着一书包的钱去人民大学西门找了一个我最喜欢的餐厅,门口告示说餐厅转让。


吃完饭我问老板多少钱转让,老板说24万,我说下午过来找你,买你的餐厅。老板一看就知道我是学生,我估计走的时候肯定说神经病。下午我去银行把所有积蓄全部取出来,老板在那儿都傻了,他说你不讨价还价吗?我说我喜欢的东西不需要讨价还价。而且这是我事业的起点,我不是靠你这一家餐厅赚钱,这是一个种子,我把它做好以后要标准化,然后要连锁化,所以我不在乎这一家餐厅贵一点少一点。老板听了以后说“你,有前途。”


于是我把餐厅买了,前台找了一个小姑娘在那儿收钱、点菜,那时候还看了很多管理的书,复印联三联,要对得起来,这样后厨的菜和前面收钱的对得起来,然后把采购也定了很多规矩,所有员工工资翻倍,每个人送了一块手表。过去员工全部住在地下室,条件非常糟糕,不是人应该生活的那种条件,我把他们搬到六郎庄,租了三个院子,这样能看到太阳,有暖气、有空调,又建立了很多制度,我想员工一定对我非常好,刚开始员工对我也很好。


但是过了三个月之后发现亏钱,不但自己拿不了几个钱,发工资没钱,结豆腐没钱,买啤酒没钱。那个时候我还在大四,还在上学,忙着毕业论文,所以没有太多时间,每个月就去两个小时。刚开始员工给我钱,后来就不断问我要钱,到了半年多的时候,我的钱也没有了,然后我就去调查发生什么了。


最后餐厅一个老人跟我说了一件事情,他说“小刘啊,你这样开餐厅,永远是亏的,你家都亏没了。”我说为什么?他说收钱的小姑娘和后面的大厨谈上恋爱了,每天把餐厅收银的复印联一扔了,这钱不就不用交给我了吗?这样就查不出来。买菜的小伙子刚开始不断地涨价,当年的牛肉,最早是8块钱一斤,到6个月以后变成18块钱一斤,他还不过瘾,刚开始说6块钱涨到8块钱,8块钱涨到10块钱,涨到18块钱的时候,他还要贪更多的钱,怎么办?买5斤说10斤,买10斤说20斤。


那几个餐厅的人天天在一块,关系处的好,分一笔钱,所以没人告诉我。餐厅吃饭喝酒一定要喝最好的酒,菜吃最好的菜,晚上我也不在,十点下班之后,每天晚上全体厨师、服务员要吃最好的,所以大概6个月时间,那个餐厅把我的钱就亏光了。


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跟员工开了一个会,把所有员工都多发了一个月工资,提前让买菜的人贴告示,要求所有的供货商,就是你供豆芽、豆腐、牛肉、啤酒的,必须来结账,把所有供货商的钱全部还完,每个员工发了一个月工资,然后跟员工开了最后一次会。


我说这是我第一次创业,也曾经是我一个最大的梦想,我觉得我对你们非常好,但是你们做了什么,你们很清楚,现在我也知道了,这是让我最为伤心的地方,这个地方我再也不会回来了,我开完会就会走,餐厅留给你们,你们爱经营还是不经营,还是找个老板,我不管,总之这个餐厅我也不会再卖给别人,我也懒得再卖给别人。


因为在很年轻的时候是非常理想化,对这件事情觉得是很痛苦、很伤心,那种痛苦和伤心不是来自于金钱的损失,更多的是对人性的某种失望。就怀着这样的心情就走了,再也没有回去过。


但是我在反思,我作为一个在校大学生,为什么第一次创业这么惨?把过去三年所有的积蓄都赔了,其实赚来的钱也不容易,没日没夜的,上学的时候也是几乎每天都16个小时上学、装电脑、看书、工作、学英语。所以我在想应该是我的管理出了问题,我应该学点管理知识。


所以我就找了一个大家都说管理最好的日本企业,我就加入进去,加上自己的努力,老板也很器重我,不断地给我升职,从最早的电脑担当,后来到库管担当,再到销售担当,经过三个轮岗,老板要给我升职,那时候我说不,我不会停留在这家公司。


因为虽然我第一次创业失败,但是自己的梦从来没有丧失过,而且在日本企业工作两年之后,让我原谅了当年餐厅的几十个员工,我离开餐厅的时候,其实我对那一帮兄弟不能叫恨,但是不满意的,我就想对你这么好,工资待遇这么好,你们这么对待我,我觉得这是不对的,我觉得他们亏欠我。但是到了企业工作两年以后,我觉得是我的责任,不是他们的责任。


在那个年代他们都是没有上过大学,没有经过良好教育的,文化素质一般,当你的企业没有很好的管理机制,或者当你的管理机制失灵的时候,在几乎毫无管理和监控系统的公司里面,慢慢会把人性的坏给发挥出来。所以那时候我就想我必须要出去,那股劲就是不服气、不服输,激励自己要去创业。


我刚才为什么花这么长时间去讲第一次创业失败的故事?虽然我们是商学院,教的是管理,但是全世界最好的商学院教的管理和你真实地去管理一个团队,管理一个公司,多多少少还会有区别。所以也希望大家不要对管理掉以轻心,不要说我商学院出身的,一定是最好的管理者,有的时候不一定对的。


企业工作两年,把餐厅亏的钱还了,还剩一万两千块钱,我就拿着一万两千块钱去中关村。那个年代北京的中关村是很火的,因为我学过电脑编程,我想进入IT行业,就去了中关村,因为中关村有无数年轻人,中关村那个年代高素质的人很多,不像开餐厅的,大家有共同的语言。所以就租了一个最便宜的柜台,然后买了一台电脑,大概还剩400块钱,如果三个月之内这个小柜台不能赚钱,基本上第二个创业的公司可能又倒闭了。


但是还好,很幸运,为什么做到了?因为我在中关村走了一个多月,发现那个年代中关村几乎都在骗,假冒伪劣商品横行,没有什么服务,每个柜台的老板培训自己的服务员,说白了就是怎么去欺骗客户,只是为了赚更多的钱。同时我发现中关村一件货物在柜台之间搬来搬去,搬很多次,我就在想,这样搬来搬去没有为社会创造任何价值,没有为行业创造任何价值,它带来的都是损耗,是没有意义的浪费。


所以我说一定要做到跟别人不一样,我1998年开的柜台是中关村第一个明码标价的柜台,卖的所有货全部都是正品行货,你来了之后不用讨价还价,要不要发票都给你,都是一样的价格,不卖假货、水货,用非常公平的

您可以【返回首页】或阅读更多【人事管理】文章